必发娱乐网站

当前位置:必发娛乐 > 必发娱乐网站 > 保护法制,英国应为香港人的权利站出来

保护法制,英国应为香港人的权利站出来

来源:http://www.xmdftraveL.com 作者:必发娛乐 时间:2019-11-23 16:01

图片 1

图片 2

摘要: 15日,英美两国几乎同时就香港问题发声。卡梅伦是在议会接受质询时发表干涉香港言论的。路透社以“卡梅伦表示英国应为香港人的权利站出来”为题称,卡梅伦15日说,民主包含真正选择是很重要的,中英联合声明保障香港人享有的权利和自由, ... ...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15日,英美两国几乎同时就香港问题发声。卡梅伦是在议会接受质询时发表干涉香港言论的。路透社以“卡梅伦表示英国应为香港人的权利站出来”为题称,卡梅伦15日说,民主包含真正选择是很重要的,中英联合声明保障香港人享有的权利和自由,包括言论自由、出版自由、集会自由、结社自由、旅行自由和罢工自由等,这些是很重要的自由,“我们应该站出来支持”。香港《南华早报》称,英国上议院周四就香港近来的事件进展进行辩论,前香港总督卫奕信等人参加。美国15日也就香港问题发声。据法新社报道,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表示,美国对有关香港警察殴打示威者的报道表示“深切关注”,“我们呼吁香港当局对事件展开迅速、透明、彻底的调查。我们再次向香港当局呼吁展现克制,同时也呼吁示威者继续和平表达意见。”美国所指的打人事件是一起个案,被打者是香港公民党成员曾健超,香港媒体15日播放了几名警员对其殴打的录像。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敏强16日表示,7名涉嫌参与殴打的警员已被停职。江敏强说,警方确定有7名警员昨天凌晨处理及拘捕投诉人,而投诉人当日在高处泼洒不明液体,多名警员被泼中,警员上前制止时,投诉人反抗,投诉人涉嫌非法集结、阻碍警务人员执行公务及袭警被捕。事件发生后,许多声音力撑警方。香港《商报》16日发表社评说,“暴力占中”这种有组织、有预谋的违法行动,正是刻意挑战法律,无疑撼动了本港的法治基石,损害市民的根本福祉,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。警方依法严格办事,正是维护香港法治纲纪,确保社会秩序和安宁,捍卫公众安全。香港《东方日报》称,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会容忍无政府状态,都不会容忍破坏法治的行为,即使被视为最民主最自由的美国,警方亦经常以铁腕手段对付示威者,不仅发射催泪弹,而且棍棒齐施。如果香港警方根据“国际标准”执法,恐怕早就不止使用胡椒喷雾和催泪弹了。据中新网报道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,香港自回归以来依法稳步推进政改,任何外国政府和个人无权指手画脚。有记者问,据报道,英国首相卡梅伦在议会接受质询时称,民主应包含真正的选举权,《英中联合声明》中明确包含自由和人权内容,英应支持《声明》赋予港人的自由。中方对此有何评论?洪磊表示,香港回归以来,居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根据基本法得到充分保障。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推进政改,香港的民主政制就能取得历史性的进步。洪磊强调,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,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,任何外国政府和个人无权指手画脚。

图片 3

大批市民上周发起「三罢」,其间中文大学一度爆发严重警民冲突,警方更在校园内发射逾千枚催泪弹。中大哲学系退休教授及前系主任张灿辉在港台节目《香港家书》表示,对警方暴力镇压本港几间大学的示威行动感到愤怒;又认为强权可以限制社会的公民自由,但个人思想的自由永远不可能毁灭。

本港经过连续两个周日,即6月9和16日的大游行,参与「反送中」恶法游行示威的人数,由首周日的103万增至次周日的200万,其波澜壮阔的情况,可谓盛况空前。本文想回顾这两次大游行,首先是论述港府反应,其次是关于本港公民社会。

中大学生会会长苏浚锋在庭外表示,他以会长的身分,向法庭申请禁制警方在没搜查令、或未经校方批准、或不按警例的情况下,进入中大校园范围;以及禁制警方在未经校方同意下,使用群众管理武器。他形容,昨晚情况严峻,警方使用过千枚催泪弹等过度武力,破坏中大学生的校园生活,更危害校园安全,希望透过申请禁制令,禁止警方进一步伤害中大校园,使其尊重高等学府的学术自由。中大校方亦已知悉禁制令申请。

张灿辉指出,自6月以来,政府无视过百万市民上街抗议,一意孤行与全民对抗。特首林郑月娥漠视年轻人,尤其是大学生的不满和愤怒,令抗争行动无日无之。他又批评警方在中大校园内发射催泪弹及橡胶子弹,令中大成为了战场并满目疮痍,形容情况惨不忍睹,「不敢相信『鞍山苍苍,吐露洋洋』的校园蒙此大劫。」

为何港府要突然修例? 为何中央支持?

苏浚锋称,据他了解,警方没表明要搜查校园内的宿舍,但不断「有意无意或故意走进中大范围内」,形容警方昨日在没示威者聚集的情况下,先进入夏鼎基运动场附近,令部分中大学生受到挑衅,批评责任在于警方。

张灿辉又认为,港人在英国殖民统治之下虽然没有民主,但法治、自由、人权基本上是存在的,又指和他同代出生的港人,在无灾无难、政治无关的环境长大,比起同世代的大陆及台湾人都更幸福。然而他又认为,自1997年回归后,「我们慢慢发觉一国两制是个骗局,高度自治是如何虚伪,以法治港并不是我们理解的法治之法,而是人为独裁之法」。惟他认为反修例运动令人们意识到法治、自由、民主、人权必须靠自己争取,不能靠他人施捨。

今次港府提出的《逃犯条例》修订,一般评论都指是中央政府的旨意。故特首林郑月娥别无选择,要直推修例至通过为止。不过早前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时指出,是次修例并非中央政府指令,而是港府方面,即特首主动提出。问题是回归了近22年,为何港府要突然就逃犯条例提出修订呢?

就校方昨派员与警方协调,及校长段崇智亲身到场的做法,苏浚锋认为,校方可更积极调停事件和处理警暴问题,又指段崇智昨只到场处理调解工作,当时手无寸铁,惟警方仍向他施放催泪弹,反映警方违反承诺、丧心病狂,完全不理会对象便胡乱使用武器。他希望校方能继续支持学生,为学生提供医疗、法律等协助。

逃犯条例 相关报道:

根据现有逃犯引渡条例,其要旨是该条例是不适用于中国其他地方。林郑月娥多次指出,这正正是条例的漏洞,更认为过去多届政府採用鸵鸟政策,对问题视而不见,故她要补救此漏洞,以免本港成为「逃犯天堂」,这就是她修例的初心。另一个初心,是修例后可将在台湾犯罪而逃回本港的人引渡到台湾受审,为被害人主持公义。直至现时,林郑仍坚持其初心是无错的。笔者曾撰文指出,据笔者出任立法局议员时的法律本地化经验,逃犯条例指明不适用中国其他地方,是刻意的安排,根本是因鉴于本港与内地法制不同而特别设置的防火墙。

苏浚锋又批评,警方在facebook专页上虽表明会撤离,惟仍不断加派人手和水炮车到场,甚至对学生发射颜色水,完全违反其声明内容,看不到警方打算和平处理事件的诚意,故现场示威者持续感到愤怒不无原因。

另一问题是,若修例不是中央要求,为何中央又支持港府提出修例呢?其实本港回归前和回归后,中共中央对港政策的确出现很大改变。据了解,中共中央如朱镕基于1998年任总理时,全力打击贪污,已很想可将逃港的犯人引渡到内地受审。若林郑月娥领导的政府可成功修例,自然会立下汗马功劳。可是当港府提出修例草案后,经过20日匆匆谘询,并定于6月12日在立法会恢复二读时,就引起连串大风暴,激起广泛民愤,可见港府连番失误。

至于目前中大学生的受伤情况,苏浚锋称人数难以估计,形容大学体育馆和健身室昨已坐满伤者,受伤情况不一。苏浚锋又说,据校内同学消息,校园一带暂未见到警方的蹤影,大部分同学正在休息。

港府严重低估港人对修例反应

昨日民间第2日「三罢」行动堵塞各区交通,示威者与防暴警昨在中文大学爆发激烈冲突,到场斡旋的校长段崇智及前校长沈祖尧吸入催泪烟不适,亦有数十名示威者受伤。中大学生会会长苏浚锋今日在高等法院申请临时禁制令,高等法院现正闭门处理相关申请,下午5时再开庭处理。

首先,港府严重低估港人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反应。两次连续的周日大游行,参与人数由100万增至200万之多,可见港人对修例的强烈不满。港府可能觉得修例只是法律条文的技术问题,既不是民生问题,又不是敏感的民主政改问题,照计不易触动港人的神经和关注。可是港人深深体会到本港民主有限,但港人却享有法治,而法治令港人享有自由、人权,法律之前人人平等,享有公平审判。事实上,本港市民战前、战后一代,深知中国内地在一党专政下,人治当道,法庭只沦为政府施政的一部分,内地根本就无公平审判和人权、自由保障。当法治受破坏时,大部分港人都起来抗争。在抗争「送中」恶法期间,多人被捕,更有一名市民在抗议行动中牺牲了性命,令人痛心。

苏浚锋由资深大律师余若薇、公民党杨岳桥及大律师谭俊杰等人代表,案件由法官陈嘉信审理。

警方不应滥用暴力 和平示威不应定性暴动

相关报道︰

第二项港府失误,是警方向示威者滥用不合比例的暴力,及将和平示威定性为暴动。事件发生在6月12日,修订草案于立法会恢复二读前,早上就有大量市民从四方八面涌向立法会大楼,并包围立法会,及佔据了金钟一带的马路。当日下午3时许,大量示威者更涌向立法会示威区和大楼,继而引起警民冲突,及警方对示威者採取不合比例的暴力行动。警方不单挥动警棍,殴打示威者,更发了逾150枚催泪弹,甚至用枪指向示威群众,发射橡胶子弹和布袋弹,令多人受伤。其后,警务处长卢伟聪宣称当日出现暴动情况。林郑月娥亦于当晚推出短片,形容金钟一带的情况「令人痛心」,指「这些破坏社会安宁、罔顾法纪的暴动行为」,是「任何文明、法治社会都不能容忍」。她更指这不是和平集会,而是「公然、有组织地发动暴动」,「不可能是爱护香港的行为」。从法律角度看,「暴动」除行动破坏公众秩序外,还要引起社会恐慌,况且还要法庭判断的。笔者认为警方不应对示威者滥用不合比例的暴力,林郑更不应将6月12日的和平示威定性为暴动。大家不妨重温特首于6月12日晚推出的讲话短片,以求证一番。

林郑刚愎自用 港府管治举步维艰

第三项港府失误,是林郑月娥在处理逃犯条例修订时所表现的刚愎自用,令港府日后管治举步维艰。特首的举措令港府失人和、欠民心和信任。6月18日下午,林郑再次召开记者会,亲自在传媒面前向全港市民道歉。她说是「真诚的道歉」,对修例引起市民不安和社会分裂,认为自己要负大部分责任,但又不愿问责下台。其实特首的所谓「真诚道歉」,可谓来得太少和太迟了(too little, too late),因在6月16日第二次周日大游行时,晚上港府已透过政府发言人指出行政长官向市民致歉。笔者很诧异,林郑向全港市民的道歉声明,竟然不见特首本人现身于荧光幕,而要间接地透过政府发言人提出,委实令市民由衷地感觉到,特首的道歉是全无诚意,只是交功课而已。

更令市民不满的是,林郑的真诚道歉根本就无回应市民诉求,例如不改对游行示威的「暴动」定性,不肯清楚说明撤回条例,只迂迴地重複指出港府无时间表提出恢复二读,又不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,调查警方滥用权力的问题,及更不愿问责下台。在此,笔者真怀疑特首在大失民心、面向中共中央之情况下,如何可有效地管治本港下去。

普选目标非夺权 是改善管治根本法门

不过话说回来,笔者对本港公民社会是抱有希望的。首先,从今次修例事件可见,本土派和泛民彼此合作,维护法治,保人权和自由,手法上各师各法,互不作批评,于同一目标下共同努力,放下分歧。其次,市民广泛参与维护法治,保人权、自由的运动,此起彼落,社会力量来自各方,包括中学生、家庭主妇、退休公务员和神职人员等,更一度有罢课、罢市和罢工等行动。

其三,策略多元而配合,有区域佔据,亦有零散游击,很有动力地运作。不过零散游击固然有其灵活性,但在缺乏「大台」的情况下,又难以作有效的行动协调,而与政府谈判时亦面对一定的困难。

在本港争取民主、维护法治和自由,是长期抗争,亦是永恆的警惕。最后笔者想指出,已经多次更换特首,人选由商人、专业人士以至资深官员,但仍未能处理好本港管治问题。除了中共中央对一国两制、本港高度自治多次干预,如多次释法及中央驻港机构渐成另一个权力中心外,总的原因仍是特首及其行政机关根本就缺乏认受性和代表性,令残缺不全的行政机关和不接轨的行政与立法关係难以有效运作。面对社会阶层的矛盾,如贫富差距和贫穷每况愈下,以至土地分配等问题,均难以协调和作出有效平衡。市民亦没有选择政府及其政策的权利,而更重要的是特首及其行政机关根本不用问责。是次修例风暴,特首也不用问责下台,就可见一斑。故此,重启政改、推行普选是不二法门。要指出的是,普选的目标不是夺权,而是改善本港管治的根本法门。

作者是香港大学荣誉助理教授

本文由必发娛乐发布于必发娱乐网站,转载请注明出处:保护法制,英国应为香港人的权利站出来

关键词: